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肉棒公主 第九章 王室乱伦

肉棒公主 第九章 王室乱伦

时间:2018-01-29 这天,尼白地城里下了第一场的雨雪;虽然雪花不多,但是这也代表寒冬将至。不过,即使最高气温也只有摄氏几度,尼白地城的商业区,白天依然人来人往;纵使已经踏入黑夜,城里依然灯火通明,人流转移至红灯区;看起来,人们的性慾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寒冷的天气而有所减退。
  不过,明显的是,城内的气氛比平常紧张得多。进出城门的人,无论是平叱还是贵族,一轮都必须接受搜身以及行李检查;在那塞满了马车和行人的商业大街──位于城南,从皇宫的正门直达南方城门的肉棒大道,每个路口都有骑马的警察把守,甚至平日待在军营里发呆的新兵们都拿着长矛和盾牌,骑着马,走到街道上巡逻。然而人们还是照常的工作,商贾还是在市场里买卖,妓女和男妓依然在街上到处逛街,似乎大家都没有把紧张的气氛放上心头。
  不久之前,在北方的维纳斯城传来消息,证实撒斯王国的军队已经增兵至南部的各港口,随时準备向南进攻;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一直以来以狂妄自大闻名的理查德却没有一如既往的在战前高调地宣战,甚至也没有公开承认这些军事调动是为攻打尼白地王国的计划而作出的最后步署,所有消息都是由尼白地王国的间谍收集得来,再透过政府向王国内的报社公布,呼吁人民準备面对战事的威胁。
  撒斯王国的二十万大军已经把维纳斯城的海岸包围,从尼白地王国开往维纳斯城的商船,除了尼白地王国的战船和运送紧急物资的货船以外,所有船只都因为安全理由而被勒令停驶,维纳斯城的平民则逐一分批逃往至尼白地王国;至于尼白地王国,由于首都尼白地城位处于北方沿海,若然撒斯王国的海军成功佔领维纳斯城,控制北方的海洋,就会引发严重后果,因此尼白地王国急忙从各地调派了三万名民兵,配合北勒斯弗蒂海水师的二十万精兵,在北方沿海、维纳斯城驻扎,另外又动用二万多名民兵在首都进行防守的部署,準备迎战。
  纵然战争已经如箭在弦,一触即发,身为王国最高统治者的亚历山德拉和马丁,却依然没有半点慌张、害怕的样子,王宫内的气氛依然是一片平静。
  「啊啊啊……大力一点儿吧……啊,对了,差不多了……啊啊啊……」纵然面对战争的威胁,亚历山德拉依然一如既往的在阳台里放声娇吟,全身赤裸,压着马丁软弱无力的身体,双腿夹着他的臀部,阴唇环抱着那根坚硬的肉棒,乳房和金黄色的长髮随着身体的动作上下摇摆。虽然花园的地上堆积了微薄的积雪,但是由于暖炉的热气透过门口传至阳台的关係,使得他们能够无惧寒风,在这冰天雪地的花园旁边做爱。
  「啊啊……现在可以……啊啊……射了吗?」马丁轻声地问道。他的双手轻轻抓着亚历山德拉的丰满的双乳,肉棒在亚历山德拉的淫穴里来来往往,可爱的脸蛋泛起性兴奋的桃红色,眼神充斥着无限的淫慾。
  「啊,不行……啊啊,等阿加莎来到以后,才一起射吧……啊,你先休息一下吧……」亚历山德拉说,然后张开双臂,拥抱马丁的肩膀;至于马丁亦伸出双手,轻轻抚摸亚历山德拉的长髮,头靠在亚历山德拉的肩膀上喘息。不过,亚历山德拉的嘴唇和舌头马上又把他的红唇封闭住了,侵入他的口腔里,舌头互相交缠。
  「爸,妈。」阿加莎马上就在阳台的门前露面;身上的衣服都被脱光了,左手挤着那巨大的乳房,右手抓着那粗壮的肉棒挥动起来,眼睛对着亚历山德拉眨了一下,似乎刻意要惹起亚历山德拉的性慾。
  「你来就好了,马上走过来吧。」亚历山德拉高兴地说,阿加莎便踱步走上前,把红唇轻轻的在亚历山德拉的脸颊上吻一下,然后问:「怎么你们忽然有如此的兴致,叫我来加入你们的交合?」
  「没什么,只不过是想让我们三人一同共聚天伦之乐,享受一点儿家庭生活,交流感情而已。」亚历山德拉说。
  「那么,你们想怎样玩?」
  「这样吧,先来口交。」马丁淫笑着说。
  「哈哈,爸爸又想吞精了吗?」于是阿加莎就拿起肉棒,把龟头贴近马丁的嘴唇,让他的舌头轻轻地舔弄;至于亚历山德拉,当然不愿意被冷落了,也急忙争先恐后的伸出舌头,加入混战当中。
  「好痒呢……」阿加莎的龟头马上就充血、变红,肉棒变硬;她的肉棒被夹在亚历山德拉和马丁的舌头之间,龟头轮流被的他们温暖的红唇包裹起来。
  「啊啊……不行了,要射了……」
  「再忍耐一下吧,」亚历山德拉说。「这样吧,现在玩插穴吧。」
  「妈……你想我,射在子宫里吗……」
  「不是……总言之,先插穴再说吧。」
  于是亚历山德拉的双手搭在马丁的肩膀上,慢慢地站起来,使得马丁的肉棒从嫩穴里退出来;然后,阿加莎来到亚历山德拉的背后,轻轻拍打她嫩滑的臀部。
  「女儿啊,快插进来吧……」
  阿加莎首先张开双臂,环抱亚历山德拉的双乳,嘴唇碰着嘴唇的进行湿吻;然后光滑的右手灵巧地爱抚湿淋淋的阴唇和阴蒂,为肉棒的插入作出準备。
  「感觉如何?」阿加莎温柔地问。
  「啊……很舒服。」
  「那就好了……啊啊,是谁……」阿加莎的巨乳忽然被一双手抓起来了,她往后看清楚,原来是马丁;他趁着阿加莎不为意的时候,已经走到那她的后方,倣傚着阿加莎,从后展开攻击。
  「来吧,让我们一起进入高潮。」马丁说,手温柔地爱抚阿加莎的阴蒂和阴唇。
  「哈哈……爸,你真是的……啊啊……」被爱抚的阿加莎马上就兴奋起来。
  「这样吧,我们一起数三声,然后一口气把龟头往前插进去吧。」
  「好的……」
  「一、二、三。」
  「啊啊啊……啊啊啊啊!」于是,阿加莎的龟头便一下子插进亚历山德拉的淫穴,而马丁的龟头也塞入了阿加莎的阴道;亚历山德拉和阿加莎都高声地呻吟起来,甚至本来只是负责插穴的马丁也加入了呻吟的行列。
  「阿加莎……你的肉棒,啊……还真强壮呢……啊啊啊……」亚历山德拉高声地说,双手扶着椅柄,乳房从上下的摆动换成是前后的摇动,嘴唇发出悦耳的呻吟;至于阿加莎,则把双手按在亚历山德拉的肩膀上,乳房也照样的晃动,发出娇吟的声响,肉棒高速地在她的淫穴里来回进出;而马丁的肉棒亦以同样的力度、速度和节奏抽插阿加莎的阴户。
  「啊啊啊,要……射了……」阿加莎马上就提出要在亚历山德拉的阴道里内射的请求。
  「我也是啊……」马丁似乎也无法再忍受下去了,精液快要从龟头涌出。
  「啊啊啊啊啊……不行,再忍耐一下……」亚历山德拉似乎还是不愿意被自己的女儿在阴道里内射。
  「啊啊,妈,你……怕什么啊……已经不是……啊,第一次了……」阿加莎笑着说。的确,对于亚历山德拉的阴唇来说,阿加莎的龟头可以说是一点也不陌生。这根肉棒,与马丁的肉棒一样,已经在这淫秽的下体里射出了不知道多少的公升的精液,甚至次数比亚历山德拉身边得宠的男妓们还男多。
  因此,在王宫里,甚至还有谣言说,阿加莎才是罗伯特真正的「父亲」;因为当罗伯特还在亚历山德拉的肚子里的时候,阿加莎的肉棒已经多次进出她的阴道。当然,这也只是谣言,没有证据;更何况,就是罗伯特真的是阿加莎和亚历山德拉乱伦所生下的儿子,在当时也没有人会介意,马丁依然会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儿子。
  无论亚历山德拉的子女的真正父亲是谁,只要亚历山德拉能够生儿育女的话,在当时这个母系社会里,马丁就能够摆脱「不育」之类的谣言的讥笑(反正无论生下来的是男是女,在这母系社会里也只会继承亚历山德拉的一切,与马丁本身的家族无关),因此他从来也不会阻止亚历山德拉和男妓们性交,甚至身为双性恋者的他还会一同跟亚历山德拉分享男妓们的肉棒。
  「当然不是……啊,我只是想……吞精而已。」作为一个淫乱的女王,亚历山德拉当然不会害怕阿加莎的肉棒的内射会使她怀孕,乱伦生子;事实上,在当时根本没有人会介意乱伦,无论是女人和男人,也无须承受什么封建思想的束缚,只要能够繁殖下一代,就已经完成了对于延续家族的责任。因此,这样看来,亚历山德拉并没有说谎,她只是希望吞精而已。
  「啊……妈,那好吧……」于是阿加莎把双手按在亚历山德拉的臀部,把肉棒缓缓的推前;亚历山德拉就跪在地上,手抓着她的龟头,拉进嘴巴里慢慢地、温柔地舔弄。至于马丁的肉棒,这时候却依然插在阿加莎的淫穴里,不肯离去;而且力度也愈来愈激烈,速度加快了,使得阿加莎整个人也上下晃动起来;乳房在摇动,长髮在摆动,双腿也发软、站不稳了,放声地尖叫起来。
  至于亚历山德拉,由于嘴巴被阿加莎粗壮的肉棒封闭住了,变得安静下来,可是从眼神看起来,淫慾并没有因而减退;在享用肉棒的同时,她依然不忘爱抚自己的阴蒂和阴唇,间中喉咙还会发出轻声的娇吟。
  「阿加莎……你想,我先射,还是……你先?」马丁轻声地问,从语气听起来,显然他也有点儿疲倦了。
  「啊啊……我们一起来吧……」
  「好的……」
  「那么现在……啊啊啊,就射吧……啊啊啊啊啊啊啊!」于是,阿加莎和马丁的肉棒就开始疯狂地喷射精液了;两根肉棒似乎很有默契,抽搐的节拍几乎一模一样;当阿加莎的精液如同喷泉涌入亚历山德拉的嘴巴里的时候,马丁的精液就像火箭射入阿加莎的子宫。
  「啊啊……很棒……啊啊,啊啊啊啊!」然而,亚历山德拉的口腔马上就被精液填满了,马上就透不过气来,面颊发红,急忙把肉棒拉出来;不过射精依然继续,因此精液就直接散落在她的脸儿上了。
  首先是红唇,再来是蓝色的双目和鼻樑,接着是白色的脸颊,最后是额头和髮丝;不过贪婪的亚历山德拉马上又把龟头含起来,尝试继续吞精;可是阿加莎的射精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而且精液也太多了,马上又使她透不过气来,必须把肉棒抽出。最后她只好让龟头压在红唇的上方喷射,有的精液射进口里,有的则射在脸儿上。
  至于马丁的肉棒也不甘示弱,白色的浓精源源不绝的射入阿加莎的体内;通过阴唇、阴道口和阴道,穿过子宫颈,直入子宫,使得阿加莎的下体变得热烘烘的;红色的阴唇也被染白了,不少精液还沿着肉棒从阴道倒流出来,落在地上。
  「马丁……啊啊啊……」马丁似乎马上就知道亚历山德拉的意思了,于是就急忙把肉棒从阿加莎的阴唇抽出,加入了颜射的行列,将余下的精液喷在亚历山德拉的脸儿上。不过,才喷了一点儿,这一发的精液已经喷光了;马丁的肉棒开始发软,然而阿加莎的肉棒却没有停止射精的趋势。
  「咦,阿加莎……你的肉棒怎么……」
  「先前施了咒语,所以……」阿加莎还未说完,性急的马丁已经实时跪在地上,蹼向阿加莎的肉棒,把肉棒霸佔住了,将龟头含起来,把精液吞嚥下去。不过肉棒马上又被亚历山德拉抢过去了。
  「别这样吧……你们把它一起分享……」在阿加莎的提议之下,亚历山德和马丁拉便把阿加莎的龟头夹着两条淫舌之间,让精液同时落在二人的脸儿和嘴巴上。马丁的嘴唇首先被精液淹没了,然后鼻子和面颊也被射满了白浊,后来棕色的眼睛都被精液盖过,最后额头亦是如此,黑髮也被染成白色;这时候,亚历山德拉和马丁就如同两只贪婪的狗公和狗母,跪在地上,任由阿加莎的肉棒凌辱他们的。
  「啊啊……啊啊……」最后,在阿加莎的喘息的声音当中,喷射终于结束下来;最后的精液分别被射在亚历山德拉和马丁的乳头上,然后肉棒马上就变软了,如同旗帜缓缓降下。
  「累死人了……」由于双腿发软的关係,阿加莎就跪在地上,双手扶着亚历山德拉和马丁的肩膀,头靠着他们那沾满精液的脸儿,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喘息起来。她又温柔地把亚历山德拉和马丁脸儿上的精液逐一舔乾净。
  「阿加莎,你的肉棒真棒呢……」亚历山德拉称讚说。
  「也许……这是从爸爸那里遗传得来的了吧。」阿加莎笑着回答。
  「哈哈,是吗……」马丁高兴地说。
  「或许你说得对……」亚历山德拉说。「可是,这次以后,不知道……我们何时可以再次享用这根肉棒了。」
  忽然,本来兴奋的气氛变得低沉下来。听见亚历山德拉的说话,马丁和阿加莎脸儿上的笑容马上就收紧起来了。
  「别这样吧,妈,爸,」可是,没多久,阿加莎马上又回复脸儿上的淫笑,尝试打破低沉的气氛。「这场战事马上就会结束。不到一个月,我就会回来。」
  「可是,这次毕竟还是你第一次真正参与战事……」马丁说。
  「爸,你可不要看小我啊,在军校的时候,我可是全班当中成绩最好的一个。」
  阿加莎笑着说。一般来说,就是成绩良好,作战经验丰富的军校毕业生,最少也要在二十五岁以后才有机会当上中尉。
  不过,由于阿加莎出身于王室贵族,加上几乎每一科的成绩,无论是在书院、军校还是大学,不是A就是B(除了在书院唸书的时候,数学科的分数曾经只有C以外,无论是什么科目,她从未曾试过拿不到B以上的成绩),自然就能够在如此年青的年纪当上中尉。
  「可是……」
  「正如苏菲亚老师所说,这是我的使命啊;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阿加莎说。「好了,这些事情还是别再提吧,如果没有其它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房间收拾行李。」
  「好吧,你现在可以离去了。」亚历山德拉和马丁分别在阿加莎的脸儿上吻了一下,然后就见送阿加莎带着赤裸裸的身躯踱步离去了。
  阿加莎戴上红色的乳罩和三角内裤,然后穿着长袖的白色衬衣和棕色长裤,没有戴上领巾,甚至连外套也没有,衣钮都没有扣好,就直接穿过走廊,走上楼梯,返回房间。当她经过楼梯的时候,看见一个女僕趴在梯级上抹地;由于裙子很短,因此阿加莎就发现这淫蕩的女僕竟然连内裤也没有穿上。于是阿加莎就伸出温柔的右手,以拍打和抚摸作为惩罚。女僕看见阿加莎,就笑起来。
  然后阿加莎又经过二楼的长廊,看见一个男僕正拿着一张笨重的被子,裤子有点鬆脱,露出光滑的臀部,就马上被阿加莎温柔地拍打;男僕又笑起来了。
  终于来到了房门的前面。在为阿加莎打开房门以前,阿加莎首先温柔地拥抱负责守门的女侍卫,然后与她亲吻、亲热了一会,才推开房门,进入房间里。
  房门关上以后,阿加莎打开了衣柜的大门,取出一把长剑;长创的剑鞘以香柏木製成,剑柄是用银製成的,而且在那半圆形的护手上还雕刻了精细的图案和王室的徽章。
  阿加莎手握剑柄,把剑从剑鞘里拔出;剑身都是用铁製成的,剑刃十分锐利。
  这把剑可是十二岁的时候亚历山德拉送给阿加莎的生日礼物;不过,事实上,除了平日练习剑术以外,这东西根本没有真正发挥自卫或是攻击的用途。
  然后阿加莎又从衣柜里取出一个皮革制的行李箱,然后把内衣裤放进去;经过仔细的思考,她拣选了粉红色、深蓝色、浅蓝色和黄色的低胸乳罩和性感三角内裤,然后把军服、毛巾、日用品等东西也逐一亲自塞在行李箱里。就在这时候,房门传来敲门的声响。
  「阿加莎公主殿下,克里斯廷公主和巴里王子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于是房门被推开,克里斯廷和巴里便手牵手的踱步进入房间里。说起来也奇怪,他们的身上除了一件浴袍以外,什么也没有穿着。聪明的阿加莎看见他们的衣着,马上就知道他们的意思了。
  「这么晚了还过来?」
  「今晚我们是专诚来为你饯行的。」克里斯廷淘气的笑着说,眼神看起来好像有点儿不怀好意。「无论如何,这天晚上我们也不会回去的了。」
  「那么也等我一下吧,我正在收拾行装呢。」阿加莎说。这时候,她来到梳妆台前,拉开抽屉,取出一个工具箱;打开箱子,里面放着各种大小和质料都不同的假阳具。这些性玩具在当时来说,可以说是每一个女人,还有每一个双性人,甚至连男人也不可缺小的玩物。
  「阿加莎,你也用不着拿那么多条棒子去了吧?」克里斯廷问。
  「军队中的肉棒太少了,不能满足我的需要。」的确,在当时的军队里,女兵的比例比男兵的更高。
  「但是,这次是由身为枢密院统领的黑兹尔将军和北勒斯弗蒂海军总司令的丹尼斯少将,就是她的丈夫一同亲自带领你明天的船队出征,以丹尼斯上校的性格,他一定会任用大批的男兵,因此你无须这么多的顾虑。」巴里坐在床上,仔细地分析说。
  「那么,你们就为我在这里拣选几条吧。就是我整天也泡在肉棒堆里,我的肉棒还是能力有限的,无法逐一应付那些诱人的屁眼和阴唇,必须带几根自慰棒作为后备。」阿加莎说。
  「就这样吧,这儿有一条木製的,一条石製的和一条银製的。」克里斯廷和巴里就把这三条自慰棒放进行李箱里了。
  「还有什么东西要带的呢?」
  「当然是春药啦!」克里斯廷笑着说。
  「啊,我怎么会想不到的呢。」阿加莎拉开杂物柜的柜门,取出一瓶又一瓶的魔法药水和药粉,全部都放入行李箱。
  「阿加莎,你也不用带这么多了吧?」巴里说。
  「当然要啦。除了军中的女兵和男兵以外,还有军妓、以及数之不尽的俘虏;我必须强壮一点,才能应付他们诱惑啊。」阿加莎笑着说。
  「那么,如果你已经收拾好了吧,那么就开始吧。」克里斯廷躺在阿加莎的床上,左手搂着巴里的腰,右手解开浴袍的蝴蝶结,眼神色瞇瞇的凝视着阿加莎。
  「知道了,别着急吧。」于是阿加莎坐在床上,然后解开衣钮,脱下上衣,再脱下长裤。
  「你们帮我脱吧。」于是巴里首先伸出温柔的双手,轻轻地抚摸阿加莎的乳房,慢慢地解开乳罩的蝴蝶结,露出白色的巨乳。与此同时,克里斯廷轻轻拍打阿加莎的臀部,急忙把三角内裤拉下,露出一根坚硬的肉棒和湿漉漉的阴唇。
  「啊!」忽然,阿加莎向着前方,朝着巴里蹼过去,把他轻轻的推倒在床上,脱下他的浴袍,抓着他那还是软弱无力的小肉棒,温柔地爱抚起来。
  「快挺直起来吧。」阿加莎笑着说。
  克里斯廷当然不愿意被冷落了,于是就照样模仿阿加莎,蹼向她;可是这下子她不但抓不着阿加莎的肉棒,反而阿加莎拉着长髮,将她拉倒在床上,温柔地把她制服。
  「好了,乖乖地把浴袍脱下吧。」
  「不用你说,我也会脱。」克里斯廷马上就把浴袍脱下;美丽的酥胸散发出一阵香气,阴唇也好像涂上了唇膏,显得分外吸引。然而,正当阿加莎露出一副贪婪的眼神,伸出舌头,準备享用下体的淫水的时候,克里斯廷却伸出双手阻止。
  「怎么了?」
  「这样不够渝刺激呢。」克里斯廷扁着嘴巴说。「要多一点儿肉搏战才好玩的啊……」
  「既然如此,待会儿你就不要怪我欺负你了。」于是阿加莎放开克里斯廷,又让巴里暂时退到床边,让这两个女孩子──不,应当是一个女孩子和一个双性人先来一场床上大战,再继续交合。
  阿加莎和克里斯廷分别退到床的两边,然后趴在上,如同狮子般,互相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赤裸的身躯,嘴角发出喜悦的淫笑。
  「你有本事的话,就过来吧。」阿加莎轻轻套弄着自己的巨棒,刻意地挑衅克里斯廷的性慾。
  「你可不要以为我不敢呢。」于是克里斯廷急速地往前爬行,跳起来,蹼向阿加莎,尝试把阿加莎压在床上,可是阿加莎却避开了。不过克里斯廷的反应也十分敏捷,马上就抓住阿加莎的金黄色秀髮;然而自己那棕黄色的长髮也被抓住了。
  于是,克里斯廷就主动蹼向阿加莎,把她压倒在床上,嘴唇贴着阿加莎的嘴唇,双腿夹紧阿加莎的双腿,手抓紧她的双手;阿加莎初时作出挣扎,可是在克里斯廷的红唇和淫舌诱惑之下,双手和双腿就渐渐地放鬆起来,不再反抗了。
  「哈哈,终于被我制服了吗……」正当克里斯廷还在沾沾自喜的笑着的时候,阿加莎忽然来一个突袭,身体一转,反过来把克里斯廷压倒在床上,左手拉着她的长髮,右手抓着她的双腿。
  「做人还是不要太轻敌。你已经输了。」
  「还未呢!」克里斯廷尝试用双手推开阿加莎,可是因为力气不够的关係,无论她如何的拍打阿加莎的手,阿加莎就是不肯放开。
  「克里斯廷,你还是投降了吧。」在旁观看的巴里走到来克里斯廷的面前,温柔地说。
  可是,阿加莎并没有等待克里斯廷的投降,就把她放开了。当然,这是因为她知道,无论如何,克里斯廷也不会向她投降的;再这样僵持下去,性交就无法继续下去。
  「好了,玩够了吗?」阿加莎问。
  「够了……现在还是正式开始吧。」
  「这就好了。既然你刚才输了,就以口交作为惩罚吧。」
  「阿加莎,你有没有搞错了呢?口交算是什么惩罚啊,简直就是奖赏啦!」
  这下子轮到巴里不满了。
  「别吵吧,你也加入口交不就行了吗?」阿加莎坐在床上,背靠着枕头,张开双腿,抓起那又长又直的大肉棒,吩咐克里斯廷和巴里说:「来吧,快趴在床上,慢慢地享用吧。」
  乖巧的巴里马上就趴下来,双手套弄着阿加莎的肉棒,舌头温柔地舔弄她的龟头。至于克里斯廷,却是犹疑了一会,凝视着阿加莎那通红的、诱人的肉棒,打量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屈服在龟头的面前,乖乖地趴下来,尽情地套弄和舔舐这根巨物。
  「这样就对了。」阿加莎把双手按在克里斯廷和巴里的头上,轻轻抚摸他们的头髮和脸儿,如同抚摸猫儿一样。
  「啊……克里斯廷,你在干什么?」忽然,就在阿加莎沉醉于肉棒的快感的时候,忽然另一股刺激从阴蒂直达脑袋。这时候,克里斯廷那幼嫩的右手已经刃功翻开阿加莎的阴唇,把整个手腕都塞进去了。
  「舒服吗?」克里斯廷淘气的笑着问。
  「很舒服……」阿加莎轻声地说。
  经过一轮舌头的刺激以后,阿加莎意识到龟头马上就要爆发了,就吩咐他们停止舔弄,正式开始进行性交。
  「巴里,把你的肉棒插入克里斯廷的阴唇里吧。」阿加莎抚摸着自己的乳房,温柔地吩咐说。
  「什么?让我先插进去吗?」巴里犹疑地问。
  「是的。你不用害怕克里斯廷的,直接来一个男上位就可以。」
  「那么你的肉棒怎么办?」
  「别理会吧,待会儿你就会知道的了。」
  于是克里斯廷便躺卧在床上,张开双腿,如同蛇一般把巴里的臀部缠绕起来,手拉着他的肉棒,把龟头贴在阴唇的面前。
  「快点插进来吧……」克里斯廷催促说,双手搂抱巴里,舌头轻轻的舔弄他滑嫩的脸颊。
  「是的……」听话的巴里就慢慢地把肉棒向前推,翻开阴唇,直入阴道,开始温柔地抽插起来。
  「这样就对了……」就在巴里才刚开始抽插的时候,阿加莎那温暖的双手忽然抓着巴里那前后晃动的小屁股。
  「阿加莎,怎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想你兴奋一下而已。」说罢,阿加莎就从背后抓紧巴里的胸口,龟头瞄準着巴里那开阔的屁眼,一口气把整根肉棒完全插入,使得那火热的肉棒埋没在那温暖的肛门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巴里马上趴在克里斯廷身上,双手按着她幼嫩的双乳,大声地、兴奋的尖叫起来。那种音调高、声线甜美的尖叫声,听起来明明就是女孩子的声音,然而事实上却是出自英俊少男的小嘴巴。
  「哈哈,舒服吗?」阿加莎高兴地笑起来。
  「啊啊……很棒呢……再大力一点……啊啊!」
  「好的。就让我的肉棒带领你的肉棒进行抽插吧。」于是阿加莎就抓紧巴里的双臂,开始疯狂地前后抽插起来;巴里在呻吟的同时,自己的肉棒也跟随着阿加莎的节奏,狠狠地插入克里斯廷的阴道里;克里斯廷的双乳被巴里的双手抓住了,不过双腿依然满有气力,紧紧夹着巴里的下体。这两双充满淫慾的诱人的眼睛便互相凝视着对方淫秽的样子,一同放声娇吟。
  「啊啊啊……这样就对了……」因为性慾的刺激,阿加莎马上也加入了兴奋娇吟的行列。于是一首三步的合唱曲就在床上演奏起来。
  抽插一直持续下去,阿加莎、克里斯廷和巴里也一直在娇吟;随着时间一分
  一秒的过去,巴里的肉棒开始忍不住了。
  「啊啊……克里斯廷……啊,内射吧……啊啊啊……」儘管肉棒已经热得发红,巴里依然温柔地询问克里斯廷的意见。
  「啊,不好……上次已经射了……啊啊啊!」然而,被干炮的克里斯廷并不想内射,因为上次已经尝试过了。
  「这样吧……啊,让巴里先来过颜射,然后继续……」
  「阿……啊,加莎,你真是个天才……啊……」克里斯廷和巴里对于阿加莎的意见也十分赞同。于是,阿加莎便忍耐着,暂时把肉棒从巴里的肛门里抽出,然后躺卧在克里斯廷的旁边;巴里亦将肉棒从克里斯廷的阴唇里抽出,稍作喘息,慢慢地爬到来阿加莎和克里斯廷的面前,把龟头贴近她们的脸儿;阿加莎和克里斯廷的双手就把肉棒抓起来,舌头疯狂地舔弄。
  「射出来吧……」阿加莎和克里斯廷兴奋地呼叫着。
  「啊啊啊……」肉棒激烈地抽搐,精液如同雨点散落在阿加莎和克里斯廷的脸儿上;她们争相张开嘴巴,伸长舌头,把精液接过。不过由于巴里喷射出来的精液很多,就是没有把两张脸儿涂满精液,总算能够填饱她们的樱桃小嘴,因此她们并没有因为争着吞精而互相推撞。
  「啊……」射精大约维持了半分钟,巴里的双腿就发软,射精渐渐步向结束;这时候,除了嘴巴以外,阿加莎和克里斯廷的鼻樑、脸颊和下巴都沾了不少精液。
  「休息一下吧。」阿加莎抚摸巴里的脸儿,温柔地说。
  于是巴里就趴在阿加莎的胸前,头埋没在那巨大的双乳之间,伸出舌头,如同狗一样喘息。
  「那么,这下子就轮到我射精了。」阿加莎便轻轻推开巴里的脸儿,然后抱起巴里那软弱的身躯,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接着,阿加莎就把龟头对準屁眼,狠狠地插入,再次进行强烈的抽插。
  「啊啊啊啊……别这样吧……啊啊……」已经疲倦起来的巴里,面对这根强壮的肉棒,马上就招架不住了。
  「你不喜欢了吗?」阿加莎的红唇贴着巴里的耳朵,温柔地说。
  「不是……」然而,面对阿加莎的诱惑,巴里也只好乖乖的屈服在她的肉棒之下,任由阿加莎玩弄。于是巴里就再次尖叫起来,身体上下晃动,肉棒也在空中摆动起来。
  「阿加莎,别这样对待巴里了吧,他已经累透了。」当然,克里斯廷这句说话是并非出于关心巴里;已经被淫慾沖昏头脑的她,只不过是想从巴里的屁眼里把阿加莎的龟头抢过来而已。
  「别催促吧,我马上就来干你的了。」阿加莎当然明白克里斯廷的意思,就把肉棒慢慢地从巴里的屁眼退出,然后抱起他,把他放在床上;接着,克里斯廷来到阿加莎的面前,躺在她的上方。二人首先惯性的亲吻起来,双手紧握对方的乳房,无情地挤压,然后两双滑嫩的手都往下抚摸;这时候,阿加莎抓着克里斯廷的屁股,而克里斯廷则抓着阿加莎的肉棒。
  「啊啊啊啊!」在克里斯廷的拉扯之下,阿加莎把肉棒缓缎地插入阴唇里;然后又突然把力度加大,速度加快,使得克里斯廷忽然高声尖叫起来,头髮乱摆,乳房摇晃,双眼发出疯狂的目光。
  「你的叫声真动听呢。」听见克里斯廷的呻吟,阿加莎狂笑起来。
  由于快要到达高潮的关係,阿加莎便决定把肉棒从克里斯廷的阴道里抽出,吩咐她躺卧在床上,又叫巴里躺卧在旁边。接着,阿加莎把肉棒放在克里斯廷的乳沟上;克里斯廷就用双手抓起双乳,把肉棒夹起来,温柔地摩擦起来。
  「啊啊……阿加莎,你的肉棒……啊,怎会这么大的啊?」克里斯廷问。
  「那是因为……要让你玩弄嘛。」阿加莎说。
  「啊……那么,可以射了吧……」
  「再等一下吧……」阿加莎当然不会遗忘了躺在旁边的巴里;她把肉棒挪移至巴里的面前,巴里就伸出淫舌,眼神含情脉脉的,温柔地舔弄她的龟头。
  「巴里,把龟头含起来吧。」
  「是的……」于是巴里便张开嘴巴,用温暖的口腔把龟头含起来。
  「巴里,还是你最听话。」在巴里的舌头温柔的舔弄之下,阿加莎的龟头变得愈来愈兴奋,精液快要从肉棒喷出了。
  「等一下,巴里,现在该轮到克里斯廷了……」阿加莎又把肉棒从巴里的嘴巴里抽出,克里斯廷便狼吞虎嚥的把龟头含起来;直到阿加莎感到马上就要喷射了,就把肉棒抽出,将龟头瞄準着两张淫秽的脸儿。
  「张开嘴巴,高声呻吟吧……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于是克里斯廷和巴里张开嘴巴,高声地呻吟起来。阿加莎的肉棒喷出一股白浊的精液,喷射在他们的脸儿上;精液如同泉水源源不绝地喷出,落在克里斯廷和巴里的脸颊上,然后又落在鼻樑和额头上,接着又落在头髮和嘴巴里,最后喷射在下巴和胸口上。
  「啊……」射精完毕的时候,阿加莎已经气喘了,就跪在床上稍作休息。那时,从头直到胸前都沾满了精液,不管是克里斯廷的乳房还是巴里的胸肌,全部都浸没在阿加莎的精液里了。
  「阿加莎……」巴里轻声地说。「累就躺下来吧,让我们一起睡觉……」
  于是阿加莎就躺卧在巴里和克里斯廷这两个沾满浓精的身体的中间,张开双臂拥抱他们。克里斯廷拿起被子,把他们赤裸的身体盖起来;然后跟巴里一同靠在阿加莎的肩膀上。
  「那我们就睡觉吧……」疲倦的三人马上就闭上眼睛,进入睡梦当中,暂时忘却明日的事情。虽然即将离别,可是因为性慾的兴奋的缘故,这三个年青人都把这些愁绪忘却;不过,就是离别,这也只是暂别而已,反正这场表面的战争十分短暂;阿加莎要真正面对的,并不是明天以后的远征,而是往后那邪恶肉棒的威胁。